【辜振丰专栏】从温泉水疗到海滨休闲文化的诞生

2020-06-13 20:22:47 来源:Z生活馆 作者:

二〇一二年,日本推出电影《罗马浴场》,由阿部宽领衔主演,内容则叙述男主角超越时空,穿梭于罗马和东京之间,让人看了趣味横生。罗马人和日本人喜欢泡澡,是文化的共同点。尤其是,澡堂是极为重要的公共空间,他们置身于水中,每每乐于谈论政治和文艺。

回顾过去,罗马人爱好乾净,每天有泡澡的习惯,同时相信温泉能治疗痛风和风湿症,所以西元一世纪殖民英格兰时,便在西南部的巴斯(Bath)小镇开发大众浴场。巴斯受惠于上天的恩赐,每天涌现五十万加侖的温泉水,因此吸引很多的上流人士、军人、老百姓前来泡澡。不过基督教入主英格兰后,大力排除这种异教徒崇尚的风俗习惯,从此巴斯的人气便日渐衰落。

到了十八世纪,巴斯再度复活。一七〇二年,安妮公主即位后,为了治疗不孕症,乃前往巴斯渡假,顺便泡泡澡。担任礼宾司长的韦伯斯特上尉,特别邀请一群男男女女列队欢迎,其中有一百位身穿礼服的男子和两百位扮演亚马逊战士的女子。隔年,女王再度造访,此后巴斯便驰名远近。巴斯正处于没落之际,人口只有三千人,下水道淤塞不通,一下起雨来,就积水,对于发展观光业极为不利。要振衰起弊,必须要仰赖日后的整顿。一七〇四年,本身兼任赌徒的韦伯斯特上尉率先在巴斯开设赌场,企图吸引伦敦的各界人士前来玩乐。

韦伯斯特曾出入伦敦社交界,结识赌徒奈许(Richard Nash),因此邀请他来巴斯担任副手。奈许闲来无事也常常玩牌,七个礼拜下来,净赚了一千英镑。不久,他老长官因金钱纠纷而跟对手决斗,不幸当场毙命。接着,巴斯地方人士便推荐他担任「礼宾司长」一职。此后,奈许不但戒掉赌博,而且大力整顿巴斯。显然,奈许眼光独到,颇能利用传统文化的特色,为巴斯开创第二春。

奈许的人生阅历,十分丰富。他出身于威尔斯,父亲开设玻璃工厂,就读于牛津大学期间,整天吃喝玩乐,父亲深怕儿子的前途黯然无光,便强迫他进入皇家亲卫队,但部队的训练过度严格,这位公子哥儿当然无法忍受。奈许后来得到父亲的同意,转到伦敦法学院就读。一六九五年,国王威廉三世举行即位典礼,依照惯例在伦敦法学院摆设宴席款待各界。一开始,由奈许引领一群学生向国王致敬。当时风度翩翩的奈许立刻引起威廉的注目,后来这位国王还册封他为骑士。

他毕业后并没有进入司法界,而是当起职业赌徒,经常出入伦敦社交界。他仪表非凡,口才伶俐,平时也深受上流贵妇的爱戴。他的规划和管理能力更是高人一等,因此一就任巴斯礼宾司长后,这个没落的小镇短短几年便成爲英国知名的休闲都市。

鉴于老长官因决斗而身亡,所以不管任何人进入巴斯渡假,身上一律不准佩剑。当局更派遣警卫四处巡逻,只要看到乞丐和流浪汉一律驱逐出境,而行动不便者,则备有西式轿子负责接送。一到晚上十一点,所有人必须停止任何娱乐活动,即使皇亲国戚也不例外。相传亚美莉亚公主曾到巴斯一游,在舞厅玩到十一点,最后遭到奈许的制止。

为了吸引更多的观光客,也开始整修连外道路,途中也设立客栈,让旅客有充分的休息,同时提供高速马车,使得伦敦到巴斯的行程缩短到三十个小时。观光客一多,大众澡堂和舞厅的生意也日渐兴隆。

【辜振丰专栏】从温泉水疗到海滨休闲文化的诞生

自十八世纪中期以来,欧洲人的卫生观念和美感开始起了变化。尤其是许多医学专家大力鼓吹水疗法,强调水能够清洁肌肤,促进血液循环,帮助消化,消除便秘。民众相信都市里充满瘴气,要是长期住下去,十分容易生病。当时,欧洲人的流行病就是肺结核,但一天到晚与海为伍的水手和渔夫却没有这种病症。有鉴于此,欧洲人开始喜欢到海边吃喝玩乐,并且疗养身体。

当时,英格兰西南部的布莱顿更诞生了史上第一个海水浴场。不过,此地后来能够掀起一股海边休闲文化的热潮,则要归功于铁道的开通。一八四一年,伦敦和布莱顿两地之间的车程只需要两小时,而车费也十分便宜。其实,海边休闲地不断地吸引人潮,除了拜火车之赐外,「週末」的出现也是主因。

法国历史学者亚兰.柯本在《滨边的诞生》中指出,海边休闲地确是英国人的创意。一旦到了此地,不但享用娱乐设施,如舞蹈俱乐部、阅览室、谈话沙龙,更可好好运用水浴设备。难怪病人与医生随时会面,而社交界名流、作家、艺术家也齐聚一堂。

到了十九世纪中期,在布莱顿对岸的法国,四通八达的铁路开始出现。一八六六年,巴黎到诺曼第的铁路通车后,乘车时间只需五小时。本来,巴黎市有二十区,此后诺曼第乃成为大家俗称的「巴黎二十一区」。其实,早在三年前巴黎已有火车通往两个知名的海边休闲区——托路维尔和德维尔。显然,诺曼第海边加上这两区都被称为「移动的沙龙」,以别于巴黎市内的静态沙龙,因为这种类型的休闲区不但备有娱乐设施,同时也提供疗养设备。

此外,文人也开始对海有一番歌颂。法国历史学家米舍雷在《海》一书中,强调海水同孕育生命的羊水一样,含有盐分,能够赋予身体活力,让生命甦醒。显然,劳动时代的来临,健康的身体已成为贵重的资本,而米舍雷的愿望就是希望水能使女性和小孩展现活力,以便让法国能够生生不息。

小说家福楼拜也对海边留下深刻的回忆,尤其是燃起他对舒雷桑杰夫人的爱恋。他父亲是卢昂的名医,曾在托路维尔海边置产,其目的当然是为家人的健康着想。既然海边提供休闲场所,大家就很容易搞起社交活动。尤金.韦伯在《世纪末的法国》中,指出海边休闲区的活动,往往兼有疗养和社交,因此旅人大多是病人。

【辜振丰专栏】从温泉水疗到海滨休闲文化的诞生

看来,这种带有疗养性质的休闲文化跟医生的吹捧有关。民众相信医生所提倡的「海水疗法」,能够治疗不孕、咳嗽、便秘等症状。但泡完海水之后,仍需要到温泉区去浸浸热水。

难怪资本家在开发温泉疗养区必须找上医生来背书。法国小说家莫泊桑的力作《温泉》中,有一位犹太商人安德马特计划在昂瓦尔开闢温泉区,以招徕顾客。他眼光独到,善于规画,并且强调:「光是有了矿泉还不行,还得有人喝,要想让人喝它,光靠在报纸上或其他地方叫喊水质上乘,首屈一指,那还不够,还得让别人不知不觉把这话说出去而不会引人注目,这些人就是医生。对于需要矿泉水的民众和病人来说,对于那些特别轻信又肯花钱买药的人来说,只有医生的话才起作用……」

显然,莫泊桑的小说《温泉》就是影射当时的资本家拼命开发温泉区,企图点水成金。例如大财主佩雷尔兄弟曾创立中部铁道公司,想与犹太的罗斯查尔德家族一争长短。但两兄弟又成立不动产公司,大肆炒作地皮,以开发温泉疗养区。在他们看来,水一旦与休闲区结合,便可化为「白色石油」,因此日进斗金是可以预见的。

目前,人类进入二十一世纪,海边休闲地早已遍布世界各地。回顾十九世纪,这种文化是跟身体和医学息息相关。但到了二十世纪海边休闲地则纯粹以观光为主,只不过也带动许多周边的产业如服装和电影,或许这是十九世纪的欧洲民众所无法预料的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继续阅读
经典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