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个社会如果不会面对恐惧,才会存在禁忌」金钟奖团队,立志打

2020-06-11 02:09:34 来源:Z汇生活 作者:
提到台湾出品的恐怖电影,你能够想到几部?

台湾其实一直不缺乏恐怖电影的市场。近十年来光是来自美国、日本,以及泰国的恐怖片就有257部在台湾上映,然而,其中台湾自产的恐怖电影却寥寥可数。

相对于其他「类型片」的创作题材,拍警匪片不够深刻,拍武侠片场景与服装不够多元,但鬼故事在台湾可是跟山一样多。到底台湾自製恐怖片数量稀少的原因是什幺?国外许多知名恐怖片皆改编自真实故事,国内为何迟迟不见鬼故事搬上萤幕大成功的案例?

今年金钟奖的最大赢家《瀚草影视》製作人曾瀚贤:「或许是因为我们的文化或社会中觉得讨论鬼是一种禁忌,老人家也都会觉得不要说鬼。」

而曾瀚贤就是要翻转这个禁忌。他从两年前就开始筹划《红衣小女孩》的拍摄,找来曾以《保全员之死》获奖的新锐导演程伟豪操刀,一起合作将国内鬼故事搬上大萤幕。对大部份的团队成员来说,这都是他们第一次尝试恐怖作品。

「其实台湾的工作人员专业与技术都是足够的,只是比较缺乏恐怖作品的经验,我们就一边拍一边摸索。」导演程伟豪补充道,「这样的合作反而大家都没有包袱,製作过程中大家有时会聚在一起讨论、贡献出自己的看法,最后凝聚出每个人都认为更好的方向。」

「一个社会如果不会面对恐惧,才会存在禁忌」金钟奖团队,立志打《红衣小女孩》製作人——曾瀚贤 面对台湾电影产业的隐忧,多元化的类型电影才是出路

十年前台湾每年上映的国片还不算多,能破千万票房都算大新闻。而海角七号之后带出的国片潮,逐渐培养出一群固定欣赏国片的观众。但可惜的是,票房卖座的电影都有固定的类别,多半不离热血青春爱情片、年节搞笑的贺岁片,像《红衣小女孩》这样恐怖题材的作品很少能在国片的排行榜中看到。

不只是恐怖片少,类型片作品一直都无法在国内市场争取到亮眼成绩,这对一个要求完整、多元,甚至是需要一些实验性尝试的创作产业来说,为求长久发展,势必得拓展更多元的题材。

「我们就是要当第一个。」曾瀚贤说,「我也知道国内类似的作品很少,但如果都没有人愿意当第一个,是不是一直走不出困境了?」

「台湾太害怕失败,只要一不成功就不再相信。」他简单的一句话却点出了台湾所有产业都面临到的困境。台湾并不像美国的产学环境非常鼓励创新的产品或想法,所以这次电影中想要努力做出不同的尝试,向製作鬼片经验丰富的泰国取经,邀请知名电影后製公司Kantana来技术指导,并发起群众募资的恐怖体验,不难看出製作团队对《红衣小女孩》的野心与大格局。

「一个社会如果不会面对恐惧,才会存在禁忌」金钟奖团队,立志打《红衣小女孩》导演——程伟豪,今年以短片《保全员之死》入围第 52 届金马奖。 数量虽少,但是台湾其实具有发展恐怖片的优势

《红衣小女孩》一影是改编自民国1998年的民间事件,某家族兴高采烈地来到台中大坑山上游玩,更透过V8纪录下欢乐的出游之旅,他们一年后回顾影带意外发现有名脸色铁青、双眼空洞阴郁、走路轻飘飘且身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跟在这家人身后,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记得曾经看过这位小女孩。

除此之外,台湾的民间乡野传说其实还有很多,像是最普遍流传于台湾民间的精怪就是常出现于山中的「魔神仔」,还有「林投姐」。相较于需要投注大量资金的动作片,导演程伟豪乐观的表示,恐怖片是属于小成本却可製造大娱乐的类别,正好适合台湾这种规模较小的创投环境。

恐怖片往往考验的是创意的展现,如何用创新的方式行销、说故事,再搭配后製的声光效果,恐怖音效与气氛可以透过戏院营造出来,直接让观众体验。

更有趣的是,近几年来许多鬼片都加进了搞笑元素,恐怖片的主角们开始跨越了「恐怖」的形象,成为更多元的存在,像是贞子也可以在中元节的普渡广告中现身,甚至在棒球场开球。这反映了不同世代对于鬼的想像已经大为不同,而这种现象正代表恐怖片与喜剧的分野已经开始被颠覆,也正是这种转变的契机与氛围,让曾瀚贤开始想要证明这个社会已经準备好,要面对红衣小女孩的再次出现。

「一个社会如果不会面对恐惧,才会存在禁忌」金钟奖团队,立志打
日本职棒曾邀请到「贞子」进行开球仪式,现场不但带了小贞子们一同出席,连球速都飙破 103 公里,成功引起各界话题。
maidigitv影片截图
恐怖片不只是吓人,同时也映照了社会集体的恐惧

「恐怖片的型态其实是根植于社会集体恐惧,而如果一个社会不知道怎幺面对恐惧,就会变成所谓的禁忌。」曾瀚贤解释着。红衣小女孩的传说就和台湾特有的爬山禁忌色彩相互关联,例如在爬山的时候不能叫别人的名字、不能拍别人的肩、不能看自己的脚等。

如果说日本的贞子会以电视机作为媒介现身,是因为代表某种日本社会对于资讯的不安与焦虑,那幺红衣小女孩背后真正代表的,其实就是根植于台湾社会本身对于无法捉摸的深山林野的集体恐惧。

「一个社会如果不会面对恐惧,才会存在禁忌」金钟奖团队,立志打

「恐怖片是很特别,在全世界的脉络里是要越本土、越符合这个国家越恐怖,不是越国际越好。」

好比日本的贞子,如果由台湾人来拍摄,那种真实的恐惧还能不能原汁原味地呈现出来很难说,也许就无法以现在的恐惧形象深植人心。影像就像与人的对话,只有透过适合的说故事方式,才能深刻的映照出每个文化中人们内心深处的集体恐惧。

说到这里,曾瀚贤却又笑着说;「但其实更积极的意义就是——整个社会要面对这个恐惧,才能走出这个恐惧。」

红衣小女孩的未来没有极限

《红衣小女孩》不仅只想做出一部电影的口碑,曾瀚贤更希望能够做到一年推出一部红衣小女孩的系列电影。红衣小女孩已经成为瀚草影视打破多项传统的尝试,整个行销宣传期更长达7个月——这种跑马拉松式的行销方式就是希望能够接触到更多观众族群,让红衣小女孩的口碑能打得响亮。

而瀚草影视更野心勃勃,希望打造台湾自己的恐怖体验产业链。在发想前製期,红衣小女孩团队曾前往亚洲鬼片重镇之一的泰国参观。泰国恐怖产业做得非常好,已经有很稳定的生态系统跟产业链。像是曼谷的一家鬼屋主题商场Mansion7,就把鬼屋跟Shopping mall结合,不仅有吃有玩,甚至每年都会更新,成为支持者每年都必去的景点。泰国已臻成熟的文创产业,似乎也可以给文创议题正不断备受质疑的台湾一些借镜。就是因为看到这样的景况,团队们的热血爱国之心被激起,发下「想以红衣小女孩插旗、佔领泰国」的豪迈想法。

「一个社会如果不会面对恐惧,才会存在禁忌」金钟奖团队,立志打
《红衣小女孩》特别在募资专案中,跨界製作客製化的饼乾糕点,让恐惧体验延伸出萤幕之外。

而团队们更致力开创国片新版图,《红衣小女孩》是第一部一开始就立下目标要在海外上映的台湾电影,目前已预计会在中国以及东南亚同步上映。

原本不看恐怖电影的曾瀚贤在拍摄前做了非常多的功课,他希望《红衣小女孩》能做到像《厉阴宅》那样,成为一部让各种不同族群的观众都非看不可的成功电影,「相对于一般国片,如果把他当剧情片来看也是成立的,我们在这件事上希望他不只是传统国片,希望让你忘记他是国片。」

「一个社会如果不会面对恐惧,才会存在禁忌」金钟奖团队,立志打

「因为虽然形式手法上是国际的,内容上是本土故事题材,但情感才是最好的国际语言。」曾瀚贤在最后替红衣小女孩电影做了深刻的注解。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传递,其实也才是《红衣小女孩》的恐惧背后,想带给观众们的真正意涵。

>更多《红衣小女孩》募资内容,请参考《红衣小女孩》五感体验独家预购 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继续阅读
经典推荐